足球世界杯
格斗

巴西三大球星艰辛往事:赌出皇马队宠睡出世界第一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7-25

特约记者乌戈报道 联合会杯上的巴西不是一支大牌云集的巴西队,甚至许多球员我们并不了解,但他们却拥有与成千上万巴西儿童类似的童年。本报将从本期开始,为读者奉上一系列有关这支巴西队成员童年生活的主题系列报道。

贫民窟与海滩并存的巴西,贫穷是几乎大部分儿童最好的玩伴,然而贫穷却不能阻止他们的足球梦,从某种意义上说,贫穷,与足球相伴。

[塞萨尔] 我的手套是袜子

“哇!我简直不认得这儿了!”当塞萨尔回国参加联合会杯,看到新的最大能容纳7.1万人的加林查球场时,塞萨尔如此惊叹。联合会杯揭幕战巴西3比0战胜日本的比赛正是在这里进行,这也是弗拉门戈的主场。21年前,塞萨尔初次进入弗拉门戈青少年梯队时,一切都比现在破旧得多,而如今已经腰缠万贯的塞萨尔,当年也是穷得叮当响的贫儿。

许多巴西小孩都用破袜子、碎布、编织袋这些废品来制作他们少年时期的足球,在街道上甚至在学校里,这都是一种非常普遍的做法,尤其是那些生来贫困的人们。但是门将怎么搞呢?和那些只需要用脚踢球的孩子们不同,他们总要有一副手套才行啊。胡里奥·塞萨尔,这位统治巴西国门数年的著名门神,他的第一副手套竟然和他们踢的球一样,也是用袜子做的。

“我是巴西人,故永不放弃足球。”尽管上赛季在成绩糟糕的女王公园巡游者无法保级,但巴西人眼中的塞萨尔依然出色。当他还是个小孩的时候,他的身影总会和他的小伙伴们一起出现在里约热内卢北部新区中。从小就踢门将,这在巴西是很少见的,“我比哥哥们小五六岁,哥哥们怕我在场上成为累赘拖累大家,于是就让我在后面守门,那时候我还想,我要是居然就这么一直把门将的位置踢下去,那我大概是疯了吧?”

结果塞萨尔不仅没疯,还成了气候,“街球让我度过了很多时光,回忆起来,我依然清晰记得我那时候的手套是什么,买正经手套的钱是绝对没有的,甚至连普通的线手套之类的也买不起,于是我用袜子做手套,本来穿在脚上的东西就这么套在了手上,不过没关系,像我这个年龄的孩子,是不会有人笑话的。”

塞萨尔的第一副正式的守门员手套是他的父母詹尼斯和法蒂玛送给他的礼物,虽然现在这副手套已经踪影全无,但当时的细节还存留在塞萨尔的记忆中,“那是一副白色带一些黑点的手套,当时我觉得世界上绝不会有比这更好的东西了,现在我想已经没有了吧,灰飞烟灭了,呵呵。”

现在你从身材魁梧的塞萨尔身上恐怕很难看出他是一个早产儿,的确,早产似乎并没有给他的后天成长带来什么太大的影响。这和他从小就进行刻苦的身体锻炼也许是有关系的,“在很多巴西人眼中,球星就代表着可以拥有很多女人,有很多钱,却没有什么责任感……但实际上要成功就必须放弃童年的很多东西,我和朋友贡萨洛那时最刻苦,早出晚归,极端困难。我很难过人们只看到另一面。”

塞萨尔的另一点爱好在巴西也是很大众的,那就是泡海滩。“我家旁边就是海滩,我经常光顾,或者去芒格洛尔,我的姨母在那里有一栋房子,我也常去。”已经有了科埃和茱莉亚两个孩子的塞萨尔上赛季一直和他们以及做演员和模特的妻子苏珊娜住在伦敦,他说自己也很喜欢这个城市,但由于球队降级,也说不定下个赛季他就得去另一个城市,只有让他度过了全部童年时光的里约热内卢,才是塞萨尔永远的家。

[马塞洛] 一次25分钱的赌博

如今的马塞洛已经成了富翁,但和许多巴西人一样,小时候经常会连坐巴士和吃零食的钱都没有,马塞洛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在弗鲁米嫩塞少年梯队时,总是他的祖父佩德罗陪他一起去训练,那时的马塞洛还很小,但有一件事他至今记忆犹新。

事后想起来,马塞洛觉得当时的想法挺危险。那是一次赌博,地点就在他住的地方:里约热内卢南区一个小酒吧里的赌博机上。“有一次,我祖父实在没有足够的钱陪我去训练了,他在他的口袋里摸了个遍,也只抠出来25分钱。一狠心,祖父决定试试运气,于是他把钱投进了那台破旧的小赌博机里,结果我们运气不错,又赢了25分钱,刚好够车费了。”

如果当时马塞洛的祖父不幸赌输了,那也许就不会有日后这名杰出的左边卫的存在。“童年是非常困难的,但同时也是快乐的日子。我的家人从来没有离开过我,我也没有错过什么东西,在我的生命中,我花了很多时光在和邻里之间的快乐交往上。”除了弗鲁米嫩塞外,弗拉门戈、博塔弗戈以及他家所在的卡特蒂街区等俱乐部的比赛也都是马塞洛童年生活关注的一部分,正是在那里,这位后来的皇马明星坚定了成为球员的决定。

此外音乐从小就在马塞洛的生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在皇马从家到训练场并不长的车程里,他也要一路听着歌。“说起来我的发型也是因为一位歌手,他的名字叫李尔·韦恩,”韦恩是一名美国说唱歌手,1999年,年仅16岁的他发行了第一张个人专辑 《ThaBlockIsHot》,这张专辑至今仍体现在马塞洛身上,“当我看到他第一张专辑里的造型时,我就想要把头发弄得多少像他一样,当然完全一样是很困难的。”

不过在贫民窟与海滩并存的里约热内卢,马塞洛也像很多人一样遭遇过抢劫,有一次,当他和邻里们组成的小球队在一个地下通道里踢球时,那是一个开放式的地下通道,一群人在马塞洛走进去时逼着他摘下了他的手表,好在这并不是生活的主旋律。

生长在里约热内卢南区的马塞洛还有另一个爱好:在海滩上漫步。“我一直喜欢去海边,尤其是老天在下雨的时候,阳光下的漫步当然令人享受,但在雨中看海会更加美好,我和朋友们都有这爱好。”也正是在那里,马塞洛认识了他后来的妻子克拉里瑟。其实他们就是马塞洛少年时那个小圈子里的人,马塞洛和克拉里瑟的哥哥早就相识,慢慢地与她也就成为了情侣,随后克拉里瑟随马塞洛来到马德里一起生活、结婚和生子,一切都那么平淡,也算得上人们常说的那种青梅竹马。

“我很喜欢去的地方还有弗拉门戈广场那边的那个金字塔一样的地方。童年的时候我和祖父总会出现在那里。”马塞洛指的是埃斯塔西奥德萨纪念碑,这个城市创始人的纪念。或许有一天,人们也会为马塞洛在这座城市立上一座纪念碑的。

[蒂亚戈·席尔瓦] 睡出来的超级巨星

堪称目前世界顶级后卫的蒂亚戈·席尔瓦能够有今天的成就,或许多少要感谢一下他的中学老师,上赛季帮助大巴黎夺冠的他如今和妻子伊莎贝尔、4岁的儿子伊萨哥、两岁的亚戈一起住在巴黎的豪宅中,但这名出生却未生长在里约热内卢的球星还是少年时,为了坐车省钱,他常年只穿着那套校服去混学生票。

“当成功之后回头想想,我经历了很多磨难才达到了这一步,即使足球是我的梦想,但每天训练往返也是一种苦难。那时候我每天早晨4点半就要离开圣克鲁斯的家去坐小火车,6点抵达训练地卡斯卡杜拉,然后出去花一块钱吃点小吃喝点果汁,我每天都穿着校服,尽量把钱留起来。”

他的第一家俱乐部也不像那两人那么显赫,即没能加盟家乡像弗拉门戈、弗鲁米嫩塞这样的大球会,辗转来到南大河州后,也并不能和州府阿莱格里港的国际、格雷米奥等豪门有什么亲密接触,他只是在黎明城目前名为佩德拉布兰卡的一家小球会开始了自己的足球生涯,那时候球队叫RS俱乐部,而蒂亚戈当时正在上中学。

“那时我在RS每周都要非常辛苦地训练,每个星期天还都要打比赛,一天要训练两次。累得要死。一到学校上课,我就干不了别的,只能睡觉,每堂课都迷迷糊糊。但是,老师特许我在课上睡觉,从来不打扰我!”正是这种在课堂上的充分休息保证了蒂亚戈训练场上的生龙活虎,如果老师总是因为他睡觉而惩罚他的话,如今恐怕就不会有这个巨星了。

“很多男孩当时都给过我很多帮助,我在课堂上睡觉,但他们会记下老师讲的一切,然后让我回头抄。如今我已经不记得他们的名字了,但真的要感谢他们做的一切。我能够还有一些基础知识,全靠了这些人。要知道在课堂上我什么也没学到。”尽管如此,疲劳的训练还是让蒂亚戈无法跟上课程,高一他就留级念了两遍。

终于有一天,蒂亚戈·席尔瓦意识到,足球将会是他毕生的事业,于是他下决心退学,“退学后我能集中全部精力去踢足球,事实上我高中没有毕业,因为我根本没法完成学业,高一都留了级,即使继续读下去恐怕也没什么结果。在那一刻我自己做出了选择,也许那很可能会成为一个错误,但感谢上帝,后来我干得不错。”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2018俄罗斯世界杯LOGO公布 网友恶...

  • “副班长”老鹰也有春天,特雷·杨41分搞...

  • 国安4-0阿尔滨 中超球场再次爆发冲突

  • 首钢官宣新赛季外援:尤度加盟与大汉组成双...

  • 低级失误导致完败于日本,贾秀全承认技不如...

  • 76人总裁为引拜纳姆道歉 血本无归导致粉...

  • JR感谢詹姆斯

  • 广东队时隔1年再进总决赛,杜锋已做好苦战...